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税收宣传地税文化地税文苑
邂逅家乡的春色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08日
信息来源: 镇江市丹阳地税局
丁向阳
字 体:【
访问次数:

  不见家乡的春色,大概已经有六七年了。以往这个时节虽也有清明假期,但因远在江西福建,旅途漫长,曾未回家一趟,这其中最大的遗憾可能就是与家乡的初春——那记忆中的遍野新绿、野花和树上初萌的嫩叶,变得越发陌生了。幸然,今年的清明节我又得以饱尝了一番家乡的新绿。
  家乡位于淮河与黄河之间,四季分明使这里得以饱尝大自然的丰厚馈赠。于我而言,家乡的春天似乎只模糊存留在记忆中了。读书时只得暑假回家,但已值夏季,及返校时节,勉强抓住树叶遍地、天渐凉的秋天的尾巴;待寒假归家,已然遍野秃木枯枝,所幸还能在田里寻到几株被霜残败了的菊花,倒也别有一番滋味。唯独这家乡的春,似一老友,阔别七年,只能在记忆里苦苦搜寻,今日终得一见,个中滋味一两言无以传达。
  但终得再次邂逅家乡的春,总算弥补了这一缺憾。
  到家时已值深夜,夜色中万物静谧停歇,一切都要等到清晨第一缕阳光的召唤,我也悻悻入睡,但内心总不乏一丝兴奋。次日早上,还躺在被窝,春已透过紧闭的床帘似闹钟般把我喊醒。这一定是春天独有的鸟鸣声,显得异常活跃欣喜——麻雀、喜鹊,当然还有几种我叫不出名字的鸟叫声。我竟难抵这诱惑,爬起了床,才发现不到七点,毕竟往日里这个时间的我还沉溺在被窝里,被窝终究比不过这春色。
  推开房门,院子四周的杨树正吐着新绿,叶儿还未长很大,绿也显得稚嫩,串串树叶似被油浇淋了一遍,微风徐徐拂过,仿佛一片片镜面,把晨光送入眼帘。但绿是不足以诠释家乡的春的。屋后几株茂密的杨树,难掩泡桐满树的春色。灰黑色不起眼的树干上,顶着一簇簇粉红色的花儿。捡起一片刚刚落下尚未被尘土沾染的花朵,这花形似长状的喇叭花,摸起来,柔软、厚实、油滑。她们簇拥在一起,像一顶顶巨大的花冠,罩在每一条枝尖。这似乎是一种奇怪的树木。四季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见着它,你丝毫不会感到它的过人之处,当然除了夏天站在它下面会不住的有大大小小的青虫粪便落在你身上外,你可能对他不会有任何特殊印象。也唯独这短暂的初春给了它肆意妄为、绽放自我的机会,它也毫不客气的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来不及等到树叶冒出来,已优先把养分全部供输给这堪称惊艳乡村春天的泡桐花。
  清明正值仲春,家乡的春色要比南国来得晚一些,倒也造就了她别样的春色。勤快点的植物早已把花谢下,开始酝酿果实种子,比如杏儿,樱桃;有些则正处于繁华当头,如这泡桐树;而有些才刚懒洋洋的睁开惺忪的双眼,吐出点点新绿的嫩芽。刺槐是家乡独具代表性的树种。它的春总来的甚迟。已然满树新叶的杨树下面,他才刚刚冒出一串串椭圆状的小嫩叶,走进它你会惊讶的发现,丛丛小叶中掩着一支支花骨朵,个头并不比叶子小。这大概是它适应春天的诀窍,它醒的虽晚,但已迫不及待的把叶子花朵一同从枝干里抽出,待到别的树舒展完叶子才刚要开花,或者花已经凋谢,才刚要长叶的时候,它则把浓密的树叶和串串白色的小花一起带到了春天。更难能可贵的是,它的花是家乡为数不多的一款能成为美食的花朵,蒸、炒、晒干做馅,都能让你把春天的味道印在舌尖。然而,我却已经没有这份口福很多年。因它花期短,而适合采摘食用的时间也只有那么三四天的光景,那时我只能在远处怀想这春天的美味,可能也正因此更觉家乡春天的弥足珍贵,可爱之甚。
  终于,初春是短暂的,而我与它的相遇也只有这短短的72小时。临走的上午,我又一如往日假期回家那样,绕着儿时常走的小路,走了一圈,好让自己再与这家乡的春,来个亲密无间的接触,好认真的和她们告个别。远处开的正盛的油菜花,积攒了一冬天力量正卯足了劲往上钻的小麦田,刚刚冒出新叶的葡萄架,仍在沉睡的枣树,花已渐谢的桃花,还有不远处那株刚被我残忍掰去嫩叶的香椿……一蜂一鸟、一草一木、一花一土、一塘一沟,已收录进我的脑海和耳畔,够我忖味良久。
  临出发,我又忍不住站在村口的路边,这个满载我成长记忆的平凡之地,环望四周。就这样,要与家乡的春说再见了,再见之时,他们定已是另一番模样。分别使这相遇变得弥足珍贵,短暂的相遇总会显得十分美好,如若让我天天溺在这春色里,估计倒也不会生来这惬意、这感慨。大抵美好的事物就是这样神圣,由不得贪婪,由不得溺爱,你只管珍惜当下,饱尝这馈赠,也算无悔于相遇,无愧于内心了。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